微博 吴佩慈,食疗减肥,麻美由真作品,曹查理全部电影

  • A+
所属分类:社会新闻热点

7月26日,中国证监会开始受理创业板发行申请。似乎近在眼前的上市融资,已成为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理想手段。而与此同时,有人已经通过借壳走在前面。在上市的号角渐渐吹响时,公司的私募与风投的“风头正劲”。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银行也开始把目光投向影视公司。 中国影视行业的资本大潮,从未像今天这样涌动与激宕。【详细】

在光线新迁的办公室里,王长田侃侃而谈,举止儒雅,目光犀利。这时的他并不像个影视传媒人,倒更像是一位传媒大学的教授。然而,突然插入的一个电话,打断了王长田四周的温馨气场。大概是因为合作方某个新栏目的宣传工作迟迟不能到位,王长田开始向电话那端“咆哮”。他的同事向腾讯记者无奈地摇头:“没办法,和电视台打交道,这是常态。”“咆哮”完毕,王长田又回到座位,继续微笑着、彬彬有礼地面对腾讯记者的提问。

王长田一手打造的光线传媒已经历十年风雨。在人们的眼里,光线一直就是电视文娱咨讯节目的代名词。其实上,早在数年前,光线就已开始觊觎影业。而从2007年开始,光线开始加大对影业的投入力度。也正是凭借常态电视项目和重磅电影项目,光线传媒得到了银行资本的眷顾。

2008年8月份,在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的牵头下,光线传媒得到北京银行上限为1亿元的贷款额度。凭借光线常态的电视节目运作带来的常态现金流,此次贷款首次包含了流动资金,这也开创了国内金融机构信贷融资的先河。

2009年,通过首创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北京银行又给了光线万元流动资金的贷款额度,目前这5000万元已经到帐。经过最终商定,北京银行把对光线的贷款额度升至两亿,除了最初到账的5000万元,剩下的1亿5000万贷款,主要将以通过版权抵押的方式贷出。

腾讯娱乐:5月在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领导小组的签头下,光线万贷款,不出两个月,我们又与北京银行签订2亿贷款的合作。不知光线与北京银行的合作,会不会是一种长期的合作固定下来?即可能还会有第三笔、第四笔贷款?

王长田:首先我们最早跟北京银行的合作是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它们下面的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

因为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出面跟北京银行和交通银行协调,给北京文化创意产业批下来五十个亿的贷款额度,所以他就要找一些企业去扶持,光线就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08年3月份,北京银行为华谊兄弟做了贷款,八月份就和光线合作,我们属于第二批,当时给了光线一个亿的贷款额度,我们用了其中的3000万元作为流动资金贷款,这样就建立上关系了。

王长田: 当然北京银行之所以给我们一亿五千万的贷款额度,也是因为他对光线比较了解,因为光线万的贷款,提前还了;而北京银行还了解到整个光线的财务状况、业务状况,我们在行业的地位,包括我个人在行业的影响力,我个人的社会身份等等,曹查理全部电影他们全部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再加上北京市有关的产业政策支持和有关领导的推荐,多种因素综合在一起,所以他对我们比较放心,所以这次一下子就做了全国最大额度的贷款。

王长田:利率是正常的贷款利率,他们没有有意识往下浮,也没有往上升。但是我想各家的利率不一定完全一致,银行利率有其自主性的上浮空间,它针对不同的项目、不同的企业利率,是可以上下浮动的。但是我觉得有的企业利率会高,因为这是和风险挂钩的。

王长田:贴息政策是这样的,就是从文化创意小组拿下的那50亿贷款额度里拿到贷款的企业,政府将会贴补贷款利息的50-100%,即最低50%,最高不超过100%,比如你现在有五百万的利息,政府可以给你补其中的250万,也可以给你补500万,但这要看具体的情况。会有一个专门审查的机制,由专家委员会来审查,决定究竟给补多少,但是同时又规定,一个企业不能超过五百万。实际上公司的总贷款额度在某一个数额之下是有可能全部拿到贴息的,但是高出的数额,还是要由公司自己付利息,而且还是要经过审查,也不是说公司一定百分之百就能够拿到。

王长田:具体我不太清楚,但是企业需要有报告,对资金的使用情况、企业的效益情况,提出一系列的要求,而且是专家审查的,不是领导拍板的,所以不意味着有了这样的贴息政策,公司就一定能全部拿回贷款成本,不意味着银行的钱就是白使的,所以企业还是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要承担相应的成本支出,只不过现在政府给支持,如果公司审核通过的话会减轻很大的负担。而且现在北京市又在研究担保费率的补贴,北京市政府将成立政府担保基金。

王长田:具体的细则没有出来,所以具体我不太清楚,这个是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领导小组,对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扶植政策的其中一个。

北京这方面的政策是全国最好的,所以为什么说我在北京扎根儿扎对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北京市为文化企业提供4亿元的项目补贴、4亿元的贷款贴息;或还有一业一策,即影视业提供什么样的优惠政策、动漫游戏业提供什么特殊的政策。同时它把文化创意产业的聚集区纳入到中关村科技园区的范围之内,这样就会享受高科技企业的优惠政策。现在北京市正在研究出台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出口的奖励政策。不断会有相关市领导到光线视察,市里、区里各部门、中关村管委会的,包括市长,都来不断考察询问我们的状况。这在全市形成了扶持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氛围。北京市今年上半年文化创意产业已经占到GDP的11%,五年之后很可能达到15%,在其他行业在下降的时候,这个行业成在高速增长,所以政府是真正把它当做支柱产业来看待。

王长田:我们要先付的,是先付后贴,所以企业如果拿不下来的话,还是有很大压力的,现在不能形成一种风气,有事没事都去银行拿贷款,这个不行。企业对此必须很清醒。

王长田:这一千多万会削减你的利润。但是如果你拿到贴息的话,压力就减轻很多。

王长田:那个是滚动的,需要协商,因为我们不是一下就全部拿过来,根据我们的需要拿,因为你拿了就要付出成本。

王长田:电影资金的需求主要分成两大块:一块是发行的需求,我们这次也有发行贷款,主要是流动资金的需求,即你买断别人影片的发行权,这种买断有可能是用前期投资的方式来买断,也可能会用于后期投入,就是拷贝费、宣传费这些投入。现在光线实际上是个很大的发行公司,我们目前是民营公司里面排名前两位的发行公司,所以在发行这块我们是有资金需求的。

王长田:目前是保利博纳,但明年应该就是光线亿元的票房,所以光线肯定是最大的。贷款的另一个很大的流向是制作领域,就是说这个项目是光线发起的,这一块的投资最大。至于发行,可以是自己发行也可以给别人发行,大头的钱是人家付的,光线只是按照即有的进程一步一步付款,到片子上映之后才能把所有钱都付完,所以周期拉得比较长。但是在制作领域,一开始就要付款,包括定金、筹备,所以资金压力相当大。未来电影的贷款主要会体现在制作领域,我们这次拿到的贷款,少量是发行贷款,多数是制作贷款。

腾讯娱乐:光线年的电影运作,您能透露下,电影市场的投资回报率有多少?您如何看待当前的电影市场?它的投资风险是否在降低?比如投资10部片子中,真正有收益的能占多少部?

王长田:2009年到目前为止,从《家有喜事2009》,再到《东邪西毒》、《亲密》、《完美新娘》,这四部片子全都是赚的,接下来的《神兵小将》肯定是必赚无疑的,因为投资不大。《阿童木》会是大赚,接下来的几部电影,《气喘吁吁》、《K20》,我们估计也是赚的。当然这些片子我们主要是在发行,有的我们参与了前期的制作,但是多数是发行。

但是不管是制作还是发行,实际上我们对市场的判断都是一致的,制作和发行无非是不同的生产方式,最终能不能收回取决于市场。你投了这么多钱票房没有收回来你就赔,如果投的少收回来的多你就赚了,所以不在乎是谁制作的。我们自己制作的电影操作、选片的原则和发行是一样的,我觉得有市场、麻美由真作品能赚钱才能拿过来,制作也是一样,我觉得能赚钱才会去制作,而且制作的利润如果做好会远远高于发行,因为发行这一方面,你是在帮发行商赚钱,同时还在帮制作商赚钱。

你看现在我们正在筹划制作的几部电影,很多人一听到概念就知道会是赚钱的。举例来讲像陈嘉上拍《聊斋》,这种片子赔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它有原来有市场的基础,加上导演陈嘉上,再加上不错的故事情节,还有演员、上亿的投资额等因素,匹配下来我们觉得这部片子赔钱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再比如《夜行侠陈真》,由陈嘉上监制、刘伟强导演、甄志丹主演,三亿元投入,这么强的一个组合,一算也会知道票房会有多少,也不大可能赔。所以我估计明年这些片子不见得说都赚钱,有的可能是平,也有可能是亏的,但是总体下来一定是赚的,而且会赚很多钱,所以明年光线影业的利润将是巨高的。

腾讯娱乐:我看到现在很多公司都开始投资电影,我不知道您怎么看现在的电影市场?

王长田:市场的容量和增长率都是有的。但是有些电影我们一听到最初的概念,就知道这里面有一大部分会是赔钱的,因为他们没有遵循市场的规律,有很多因素促进了这种产品的产生,有的是没有好好了解市场,只是觉得故事不错,他没有想到观众为什么要看?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想当然的觉得什么什么好,比如我就想找某导演来拍、我就想让谁谁来演,或者我觉得这部剧能获奖,他们的出发点并不是根据市场。

事实上,在对每一部片子的投拍做出决定之前,都要先问自己,这部片子观众为什么要去看,你要给观众一个理由。像这次的《变形金刚》,观众就肯定要去看——有太多的理由了。而有的片子完全找不出理由——为什么要去看?

你说你的题材多么多么厉害,你是在做中国的“哈利波特”,做中国的“指环王”吗?不是!你说这个导演多么多么强吗?以前有过非常棒的业绩从来没有赔过?不是这样!或者说这个演员极有号召力,大家就是冲着他去,这一个人就能贡献五千万的票房?有这样的吗?没有!

在决定之前,一定要想想,投资额跟你市场的未来预期是匹配的吗?比如说这个市场大概就3000万的票房,然后这部片子要投入3000万,那制片方怎么回收成本呢?3000万的票房,最后制片方拿到手里才一千多万,再加上DVD和电视版权加到一起,撑死400万元,然后你还得付出至少500万的宣发成本,最后收入只剩下1100万了。你投3000万,市场只能给你回1100万,你怎么可能赚钱?其实类似像这样的片子要投1000万以下才有可能赚,所以很多人都没算这个帐,只觉得别人做电影,那我也做。

王长田:这完全是错误的概念。所以现在多数的电影是赔钱的。而且现在中国内地市场还每年还面临着二十部好莱坞和海外大片的进攻,至少分走50%的市场份额,就算今年的影市是五十多个亿的票房,明年预计70亿元,外国影片分走其中35亿,剩下35亿,基本就被多部国产大片分光了,剩下的那些上百部片子怎么可能赚到钱呢?所以很多人太盲目了。但是大公司做好一定是赚钱的,行业向来是依靠大公司做起来的。

王长田:是赚的。去年有特殊情况,赶上了奥运会和地震,有的片子上不了,有的片子档期安排被调整,所以去年有些片子发得不够理想,但是总体来讲还是不错的。

腾讯娱乐:如果看现在这个势头,尤其光线引入的贷款更多是投资于电影项目,当然电影本身需要的资金也是很大的,光线传媒未来会不会向电影业有更多的倾斜?

王长田:电影是我们公司业务的一个部分,占我们整个公司20%的份额。明年我觉得会更多一些,但是我们主要的业务第一还是电视节目。

腾讯娱乐:华谊凭电视剧项目也申请到了银行的贷款,我们将来有没有跟北京银行或者其他的银行有类似业务的拓展?

王长田:电视剧将来也有可能,但是总体来讲我们对电视剧的发展比较慎重,麻美由真作品因为电视剧的准入门槛比较低,制作公司数量太多,我们没有把电视剧当成最重点的发展领域。我们自己的资金还是可以支撑自身电视剧的制作,所以暂时也没有这个需求。

腾讯娱乐:从去年一亿元北京银行的贷款,到今年两亿元北京银行的贷款,而且后面的一亿五千万是以版权作为担保。想对于以往,银行对我们的要求和条件有没有一些改变,是不是更倾向于国际化?

王长田:肯定是朝这个方向走,但是中国影视融资的体系是不健全的,缺少好多环节。比如说国外在贷款方面除了专门的担保公司,相当于保险公司,还有再保险公司。

你上银行贷款,银行会和保险公司之间有关联,如果说这部片子完不了,保险公司会向银行去赔钱,同时这家保险公司会找一家再担保公司,他把他的风险再度分散,由别人帮他分担。此外国际上还有监票和票款保管公司,最后票房收入都回到那家公司,由那家公司作为中介,把票房回款放到第三方那,保证所得票房要优先用于还款,还款后剩下的钱借贷公司才能拿走。这种结构很健全,而且已经运作很多年了。现在国内不是大多数的文化企业都能拿到贷款,一定是那些有信誉、有实力的企业,同时公司还不能只做电影,还要有其他的产业相互支持,实际上是变相的保证了公司的实力,只有这样的公司才有可能拿到贷款。

腾讯娱乐:我过去听说某一家公司跟银行谈了好久,但是银行没有同意给他贷款,华谊在几年前向深发展银行贷款拍《夜宴》,当时王中磊说他把自己的车子、房子全给押上了。

王长田:很正常,担保公司一定会这样要求的,而版权抵押贷款则是另外一回事情。如果通过担保公司做贷款,一定会要求主要的管理者和股东要以个人的资产作为抵押和担保,你的房子和车确实都在里面。

王长田:就算那些东西加在一起也还是不够的,但对方觉得对借贷公司来讲至少也是一个威慑。当然有的银行觉得个人信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比如我个人的房产加起来可能也抵不上银行贷款的额度,但是我的个人信誉还值一部分钱,比如我是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市政协委员,名誉本身也是重要的担保。

王长田:我觉得在担保公司的机制之下不会轻易改变。因为担保公司拿到的担保费用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但是它承担的风险相当大,所以担保公司一定要将合同跟你的利益连在一起、跟你的个人资产连在一起,否则你一逃银行就找担保公司要钱,你在他那没有任何的抵押,那他就惨了,同时担保公司又不像银行拿那么多的利息,就算这次赔了还可以在别的地方赚回来。担保公司的那点担保费根本平衡不了他的风险,所以他的要求就比较严。

腾讯娱乐:在银行贷款的实际操作中,还有哪些问题,或者您感觉还有哪些困难?

王长田:我觉得对光线来讲都不是问题了,我们已经走过来了。对其他企业来讲最主要是担保的问题,因为现在银行对这个行业了解不够多,就要担心自己的风险,所以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把企业的贷款都委托给担保公司,由担保公司进行调查、评估,最后给出一个担保额度,执行担保的手续。但是这里面会出现很多问题:担保公司的费率是比较少的,而且他又承担很多风险,所以他就会非常严格的对项目进行审核,按照严格的手续,其中会有些看起来不近人情的东西。

王长田:当然了,这是他们的职业行为也可以理解,还有担保公司通常情况下都会对贷款的额度压的比较低,因为他不愿意承担那么大的风险。

王长田:甚至更多,实际上贷款最后能贷多少不是掌握在银行手里,而是掌握在担保公司手里,是在于担保公司愿意给你提供多少担保,你才能够贷出多少款。而担保公司愿意给你做多少担保,是取决于他对你基本情况的了解,以及你可以抵押的东西有多少。最好你能抵押的东西和贷款价值相当,就算你不还贷它也可以把你的东西卖了。但问题在于:文化创意产业是轻资产公司,这类企业很少有固定资产的,老总的个人资产数量也是有限的,所以可以用于向担保公司抵押的东西数额就比较小。因此担保公司也不可能给你太多的担保额度,反映到银行那里就是不可能给你太多的贷款。

王长田:现在我们这个行业多数情况下都是要通过担保公司,但是个别的项目,像有一些前景比较好的电视剧、电影项目,是可以不通过担保公司的,银行直接可以用版权抵押。但正如我刚才讲的,这种情况也是需要好多种因素结合在一块的。

王长田:每一笔贷款的要求和处理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有的银行看得会比较紧。如果通过担保公司的方式贷款的话,其实紧不紧主要不是银行,而是在于担保公司,它会有比较多的控制,而以版权抵押的方式贷款的话,关键就看银行了。你跟银行还有没有其他的联系?比如说你的基本帐户、企业的资金管理,包括员工的工资之类,是不是放在这家银行?如果你要上市,那你的钱是不是放在银行?公司跟银行的关联越多,银行可能给你的支持就越多,因为它对你了解、放心。

王长田:是根据约定,还贷都是按时间算的,约定是什么时候还贷就必须还。资金来源是公司自己要解决的事,无论是向别人借钱也好,还是利润晚点分先还上贷款,那是公司自己安排的事情。

腾讯娱乐:银行贷款、私募、风投以及上市这几种融资方式,您觉得哪个是最重要的?当然这是不同阶段不同的需求。

王长田:对,不同阶段不同需求。作为企业的日常运营来讲,贷款肯定是最好的一种形式,因为它的资金成本相对比较低,只要公司是能正常运转的,你总归是能还得起这些贷款,也没有人干涉你。不好的方面就是到了期限你必须要还贷,尤其是在还款期内,当你的现金流出现问题,就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很多企业都是垮在这——并不是企业经营得不好,而是到了还款期还不了款,因为公司的钱压在了其他的地方。于是银行就开始加大力度,就把企业的资金冻结,让你雪上加霜,最后企业就死掉了。有一些企业做短债长投,最后就被银行逼死了。因为银行给中国民营文化企业的贷款时间都特别短,通常情况下是一两年。而从企业经营的周期来讲,食疗减肥往往在一年之内钱未必回得来,通常是两年一个周期,资金才能流转过来。也就是说,公司正在资金缺欠的时候,银行却来追贷,如果公司做了稍长一点的投资没回来,就死掉了,所以短债长投到所以也有他的风险。

私募融资的好处是:资金是不用再拿走的,它也会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比如说董事会的结构,有时候也会给公司带来其他方面的合作资源、行业资源等等,不好的一面就是成本比较高,至少30%以上的回报,银行的贷款成本才5-6%。私募投资是为了挣钱,而且都是要从你这里取得超高回报的。同时私募的投资方还对公司控制较严,有些企业就是最后被投资者完全控制了,这也是他不好的一面。

上市行为,好的一面就是融资成本相对来说比较低,融资规模也比较大,也可以持续融资,同时还不用还贷,在某种意义上也能改善公司的治理结构。不好的一面将企业的运作机制透明化,相对来说之前没那么规范化的运作就不能再做了。但是有的时候,非规范化的操作可能在某些行业是正常现象,是不得不做的,但上市就不会再允许这些行为了。而且上市还有一个短期利益的问题,如果公司不上市,可以制定一个五年规划,五年内挣不挣钱都没有关系;但是上市了就不行,证监会每一期都要看你的财务报表,公司要维持股价,会导致公司的运作成为短期行为。

事实上,各个融资方式都是不同的,但是对于企业来讲,最好的状态是:在想拿什么钱的时候,就能拿到什么钱。比如说这段时间我想引进投资者,公司就具备很好的条件,曹查理全部电影能满足投资者的回报,同时我也能得到自怀想要的东西;我想拿贷款的时候,银行会给我放贷;我想上市的时候,也能有资格上市。所有这些东西都取决于企业自身做得怎么样。做得好什么东西都变得容易,做得不好什么,任何形式的引资都是相当困难的。

王长田:我们初步定的是2010年上市,但是我们并不是说非要急着赶着上市,现在我们也有银行资金的支持。到时候如果资本市场比较好,我们自己的业绩也比较好,融资的成本比较低、融资额比较大,那上市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王长田:现在这个阶段,公司正在进行股份制改造。现在股份制改革以后几乎就取消辅导期了。原来是一年以上的辅导期,现在没有这个规定了,所以公司股改完成以后很快就可以申报,但是申报以后不能马上批,可能要排队,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节奏可能放缓一些,这都是以后的事。微博 吴佩慈

胖虎SEO博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